「党建阅读」阎晶明:地方性如何成就现代性——读乔叶《宝水》所思

来源:小九足球直播下载    发布时间:2024-01-15 01:50:10

  小说发展到今天,从创作者的实践角度讲,在很多方面面临难题。按照传统的概念,选材要严且要独特,主题开掘要深还得易懂;艺术表达上更是似乎“高招”早已穷尽,很难寻找到新意而且还要有突破;人们的阅读视野无限扩大,什么新鲜的好像都早已“曾经拥有”。然而时代生活在发展中变化,小说家不能拿出新故事、新主题、新表达,那等于没有完成要完成的任务。这的确是一个普遍性的挑战,浑身解数仿佛都不够用。这几年,通过对多部长篇小说的分析,我试图想说明一点我所见的中国小说家们寻找突破的努力方向:融合。即努力将传统与现代、流行小说的元素与严肃小说的主题等进行新的融合。以打通各种既定的壁垒,形成既能赢得广泛读者,又能保持主流口味的创作局面。

  发展到2023年,集中阅读前一年疯狂产出的长篇小说,我又有一点属于自身个人的新启悟,即小说家们突然集中强化地方性。这种地方性至少具有两种功能:一是在突出地方性的同时强调故乡感,即所谓“地方性”,其实是作家本人的某种“故乡情结”;二是这种地方性并不是作为现代性的对立面存在的,它努力地与现代性融为一体,甚至成为其中的重要组成部分。相得益彰中显示作家们新的突破路径。这可真也可以称为“办法总比困难多”。这几乎成为我对过去一年中国长篇小说创作最为突出的印象。一些我们研讨、评论比较集中,影响相对来说比较大的作品,差不多都在这一点上给人留下深刻印象。乔叶的《宝水》就是这里面颇具代表性的长篇新作。

  《宝水》是乔叶精心研制的小说“实验品”。她为小说各种元素的合理存在和合理调用筹谋,可谓费尽了心思。这种精心设制也是作者的匠心所在。证明她的创作是用心的、认真的、耐人寻味的。

  这是一部主题鲜明的作品,直接书写新时代乡村振兴。宝水是太行山区的一个小村落,因为发展的需要,这个小山村很快变成了一个名声在外、游人不断的新型乡村。小说的主人公地青萍像一个“闯入者”一样见证而且参与了宝水的发展。说她是闯入者也不全对。她的身份具有多重性和模糊色彩。她虽然来自省城象城,但其家乡福田庄跟宝水属于同一个县:怀川。怀川上面的地级市叫予城。如果跟象城拼合起来,那就是河南的简称豫。地青萍本是象城一家报社的记者,提前内退使她具备又无牵挂又可工作的条件。宝水虽不是她的家乡,却是她和去世三年的丈夫豫新共同的朋友老原的老家。她随着老原来到宝水,既找到了散心的地方,缓解了失眠的困扰,还为宝水的建设投入了力量,发挥了特长,建立了感情。她来宝水并可以、愿意长驻,显得顺理成章。因为她和老原都是中年变单,又本来比认识丈夫豫新还早,所以在不动声色中也顺理成章地走到了一起,仿佛是众望所归似的结局,还免除了暧昧与绯闻的闲话。小说有好几处写到村民们已经认为他们就是一家子,如小说第三章开头,叫徐先儿的老者就用“你们原家”来跟地青萍对话,就是很善意地想让他们走到一起。他们的结合因此变成一件符合民意的事情。

  乔叶为人物穿行其间作了精心设制。当然,最大的设制是故乡。我们都知道乔叶的来处,她虽已居京数年,但创作的根无疑还在中原。这本身也契合了《宝水》里无处不在的“故乡”“老家”情结。这让人想起鲁迅在《中国新文学大系·小说二集》的序言里所说:“凡在北京用笔写出他的胸臆来的人们,无论他自称为用主观或客观,其实往往是乡土文学,从北京这方面说,则是侨寓文学的作者。”但在这里,“侨寓的只是作者自己,却不是这作者所写的文章,因此也只见隐现着乡愁,很难有异域情调来开拓读者的心胸,或者炫耀他的眼界”。也就是说,作家在异乡写故乡时,目的不是给外乡人展示家乡的“异域情调”,而是在乡愁中展开对现实的描写。乔叶为她的主人公地青萍设定了一个半出半入的身份。她不是宝水的村民,但也不是外来的游客,她在旁观也参与建设。她的老家是福田庄,与宝水同属怀川一县。她在这里还遇到了曾经跟自己的奶奶有过“交集”的长者九奶;这里的乡风她很熟悉且亲切,又在十里不同音的比较中可以讲述和分析异同。地方性就由此一步步地展开,构成了一个不出中原却纷繁不定的人生世界。

  由于地青萍本人是知识分子,文化人出身,又有着和乡土割不断的情缘,这里曾经的一切、正在发生的一切,仿佛都和她有关,她同时又可以超拔地做一个观察者,过滤、评述所经见的一切人和事。地青萍既本乡又外来的身份,宝水既故乡又他乡的模糊性,正是乔叶要寻找的一种状态,这种状态既符合她对当代乡村发生的松动、变化的情感认知和理性分析,也符合她在小说叙事与主题表达上希望具有的效果。

  小说的地方性最突出地表现在语言上。由于地青萍是文化人,小说中的描写和叙述语言主体上其实还是以书面语言为主,但其间又大量加入更具活力的方言俗语,由此强化人物故事所属的地方性特指。这种方言俚语还不是在人物对话时用“中”“中不中”等标识性的河南方言来指向地方性,而是个性化到予城甚至宝水、福田庄独特的方言俚语。这些方言俚语的介入,大大激活了小说的动感,乔叶也在此间显得游刃有余。比如“卓”这个语汇就大量出现在人物对话中,地青萍这个小说故事的显在叙述者,有时会跑出来解释一下:“‘卓’是予城土话,出色之意。”小说中,“那可不是美得更卓”“怪卓哩”的表达时有出现,大大增添了人物的活力和故事的生动性。再比如“扯云话”这一俗语,貌似独属于宝水村。“这里聊天不叫聊天,叫扯云话。”这引得非宝水的怀川人地青萍都啧啧赞叹。有时,乔叶会让地青萍直接以作者的口吻向读者叙述方言里的奥妙。如对

  “”和“圪”的各种用法的叙述,其实已经有了一点文化小说的味道,跟小说主体故事并不完全紧扣了。但这是一种氛围营造的需要,正是这些生辟的、古怪的字眼儿,让人对地域产生新奇、好奇之感。乔叶在多方面“利用”和发挥了地青萍身份悬置所带来的叙事利好。比如宝水村的方言俚语,如果地青萍全然是个陌生的过客,那她要么无感,要么无“知”,很难让小说突出因语言而产生的地方性。正如地青萍自己所说:“有福田庄垫底,这些土话对我而言可谓是轻车熟路。”她因此既可以完全听懂,又可以在比较中描述,将语言的奥妙、微妙最大化地表现。

  《宝水》结构是一年四季,以四季交差的方式推进。冬春、春夏、夏秋、秋冬,构成一个既严整又开放的结构形态。这样的章节划分法,事实上也暗含了农业文明对一年四季的基本认知。乔叶发挥了自己对乡村生活的熟稔,刻意对农俗农谚进行“介绍”式的叙述。对农作物、植物比如谷、麦、茵陈、蒿,等等,都有或来自农谚,或来自农科知识的介绍。这些农业农村知识,使得小说天然地拥有了某种文化属性。同时,它们还让《宝水》对地域的叙述,变得不是外来者出于猎奇或“采风”式的印象记,也不是把乡村抽象为某种“文化符号”,而是对“三农”问题有所介入和思考,对农业生产、农民生活、农村发展有描写、敢面对的叙事。

  对乔叶来说,适度加入一些地方性知识,无论是方言还是农俗,基于本来的熟悉和创作前的准备,都是通过努力能做到的。对她来说,真正的难点或许在于,在这样一部以故乡为底色,又要表现新的时代生活尤其是其变化发展的作品中,如何能够既保持主题表达的鲜明亮色,又能够保持小说性或者直接地说保持文学品质,这其实就是乔叶给自己出的一道难题。

  应该说,在乔叶可以把控的范围内,她已经做到了自己所能达到的成熟度和高度。从这一角度讲,我认为《宝水》的基本构成是:首先是一个人物,即地青萍。其次是两个或三个故事中心,一是正在悄然中发生着变化的宝水村,这是地青萍身处其中的环境。一个是她的故乡福田庄,以及福田庄引发出的予城、象城。她用某种看似不经意的方式,让宝水和福田庄发生关联。在互相映衬中展开更加广阔的人物世界、更为复杂的故事线索。地青萍和死去的丈夫豫新相识、相恋、结婚、育女的人生历程,使得小说没有停留在今日宝水巨变这一个点上,而是随着地青萍的思绪,不断延展。小说以宝水的真实的生活为主体,适时加入地青萍对福田庄的比较,因这比较产生对家族、家庭的回忆。这些回忆里有甜蜜也有苦楚。这些生活内容同样属于地青萍,但又和宝水的现实不发生直接交集。这样,乔叶就很好地实现了她的创作目标。既写出新时代条件下宝水发生的历史性变化,又散发着北方农村以及它的子民们的乡愁。小说写到的死亡大多数都发生在地青萍的家庭里:丈夫、父亲以及奶奶。这些生离死别的故事跟小说主体有什么关联呢?你可以说没有,但其实它们之间的内在关联是很直接的。读者能够正常的看到宝水村一天比一天更好的变化,又可以感受到一种生活里的不易、艰难,以及人与人之间复杂多重的纠缠,包括情感上的纠葛。这就让小说有效地突破了很也许会出现的题材隐忧,即因为重在新变主题而可能带来的文学性损伤。或者,如果作者为了保持文学性,因而在表达上有所犹豫,因此又会产生主题上的淡化。通过地青萍连带出来的多重世界,让乡村振兴的实践和乡愁乡恋的情感融为一体,让人读出振奋,也读到某种神伤。这是乔叶在小说智慧上的体现。我以为,她所有的设想和设置里,这样两种色调不同的乡村景象或人生景观的构想,再加上她努力不着痕迹的表达,是段位很高的构思与谋划。要把一种热烈的火红和某种淡淡的色彩揉合到一起,还让人可以自然而然地接受,实属不易。这种处理的对比性,我们实际上可以从小说对两位奶奶的去世情景看出。地青萍自己的奶奶去世是一件让她感到难过的事情,由此联想起的情节也颇有难言之处。而宝水村的九奶去世,首先是被定性为“喜丧”,然后是,整个吊唁和出殡过程,变成了全村人乐于参与的仪式,成为乡村仍然要发展、民风变得更向善向好的佐证。小说甚至就是在这场喜丧结束的同时收尾的,它留给人们的印象是一幅祥和的现代乡村生活图景。在乔叶笔下,这种对比绝不是刻意的,也并不强烈,它们在不经意中达到各自所应达到的效果。一个预示着新时代生活变化,一个则勾起人淡淡的、无尽的乡愁。

  也是从这个意义上说,《宝水》在生活场景的一体化和多样性上,在传统与现代的对比和共存中,既使小说保持着生活的质感,又不失其与时代生活包括同当代小说创作潮流相适应的现代性。那些大量穿插其中的地方知识以及方言俚语、民间习俗,不但没有让小说掉回到从前的老路上去,而恰恰是在朝前走的路上添加了独特的文化标识。乔叶带着浓郁的故乡情结、强烈的故乡感来进入她所要描写的乡村世界。小说多处不惜以超然的叙述者口吻,带着思考式的语言叙说着“故乡”和“老家”的内涵与意义。地青萍打算随老原去往宝水村时,故乡、“老家”就成了他们探讨的线节“烧路纸”一节,基本上是以地青萍的口吻,以独白式的语言,探讨“老家”对一个人究竟有什么意义以及意味着什么。当然这种思考并没有跳脱出人物生活的环境与氛围。“老家意味的,是亲人。哪怕他们已死了,但只要他们在那里活过,死后也埋在了那里,那么,你就是老家的人”等等。

  当代作家怎么来面对传统题材,直接地说,当代小说如何表现正在变化的乡村,以及在变与不变中怎么样处理和把握其中的关系与比例,如何在小说的地域性、民族性和现代性之间寻找恰切的融合方式,地方性如何能成就现代性,现代性怎样包容并且激活地方性,这既是需要深入探讨的理论问题,同样是需要在实践中不断探索的创作问题。在这个意义上,《宝水》提供了重要的启示,为如何书写乡村生活的新与旧、变与不变,引发出更多思考,值得珍视。

  注:授权发布,本文已择优收录至“长安街读书会”理论学习平台(人民日报、人民政协报、北京日报、新华网、央视频、全国党媒信息公共平台、北京时间、澎湃政务客户端“长安街读书会”专栏同步),转载须统一注明“长安街读书会”理论学习平台出处和作者。

  长安街读书会是在中央老同志的鼓励支持下发起成立,旨在继承总理遗志,践行全民阅读。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学习、养才、报国。现有千余位成员大多数来源于长安街附近中央和国家机关各部委中青年干部、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学员、全国党代表、全国表委员等喜文好书之士以及党中央、国务院确定的国家高端智库负责人,中央政治局集体学习主讲专家和中央各主要出版机构的资深出版人学者等。新时代坚持用读书讲政治,积极传承发展中华优良历史传统文化。

  自2015年长安街读书会微信公众号发布至今,从始至终坚持“传承红色基因,用读书讲政治”的宗旨,关注粉丝涵盖了全国34个省、自治区、直辖市、行政特区。累计阅读量达到了近亿次,其中通过朋友圈转发量千余万次,参与互动人数近千万人,平台产品质量高,针对性强,受关注度较好。并在中央相关宣传网信部门的关心支持下,相继同步入驻人民日报、人民政协报、北京日报、新华网、央视频、全国党媒信息公共平台、北京时间、澎湃政务等新闻客户端,形成了系列的长安街读书会理论学习平台,累计影响全国各级党政机关、企业和事业单位、社会团体、大中院校等受众数亿人次。

  为深入学习贯彻落实党的二十大精神,现正面向中央和国家机关、中央企业、各省市县(区)等所在的党校(行政学院)、干部学院、马克思主义学院、新时代文明实践中心(所、站)等单位部门联合开展相关党建阅读学习活动。近日,经有关部门批准,已正式同意全国人大常委会机关、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机关、中央组织部、国家发展改革委、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教育部、财政部、住房和城乡建设部、中国证监会、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共青团中央等定点帮扶地的相关的单位加入“长安街读书会”党建阅读合作机制,并联合承办“长安街读书会”系列读书学习活动。



上一篇:原神深境螺旋辅助
下一篇:2023上海焰火爆竹价格一览表(继续更新)